您的位置:首页  »  最强女王的淫荡与荒唐

  放学后的兵藤一诚刚一回到家中,就看到莉雅丝表情严肃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慌慌张张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平时端庄从容的姐姐大人,兵藤一诚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莉雅丝?”

  莉雅丝停下脚步,一脸严肃的看着兵藤一诚说道:“姐姐要来了!”

  “姐姐?啊,你是指古蕾菲亚?”愣了一下后,兵藤一诚立刻反应过来的说道,莉雅丝静静的点头证明了兵藤一诚的猜测。

  兵藤一诚知道古蕾菲亚是吉蒙里家的女仆,而且也是莉雅丝哥哥——魔王萨泽克斯的眷属恶魔兼妻子。从家族构成上来看,也就是说是莉雅丝的嫂子。只是之前莉雅丝一直称呼古蕾菲亚为“古蕾菲亚”的,今天怎么突然叫起“姐姐”来了。

  就在兵藤一诚一头雾水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眼镜男元滨的声音:“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一诚。今天是古蕾菲亚的假期,也就是说今天古蕾菲亚不是以女仆,而是以嫂子的身份过来的。”

  “莉雅丝学姐可是很怕成为嫂子时的古蕾菲亚,因为检查很严格呢!”和尚头松田的声音也紧跟着传了过来。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眼镜男元滨和和尚头松田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姬岛朱乃和紫藤伊莉娜则十分亲昵的坐在两人身边,性感的娇躯几乎完全贴在两人身上,元滨和松田也顺势搂住朱乃和伊莉娜,双手更是不住游走着,比起热恋中的情侣还要夸张和大胆。

  “原来如此,所以古蕾菲亚要在这个假期来我家吗?不过真没想到莉雅丝也会有害怕的人呢。”兵藤一诚恍然大悟的说道,却一点也不奇怪眼镜男元滨和和尚头松田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自己家中,更没有因为姬岛朱乃和紫藤伊莉娜与两人如此亲昵搂抱的模样而有所反应,似乎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好了,你们几个也不要光顾着聊天,姐姐马上就要到了,快来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对了,精液,还有精液不准备好的话,也是不行的。元滨,松田,精液的准备就拜托你们两个了。”莉雅丝突然走了过来,一脸认真的说出异常下流的话语。

  “哈哈,放心吧莉雅丝学姐。新鲜的精液可是好好储存在我们的肉棒里面,不论古蕾菲亚小姐想要喝多少精液,我们都会射出来的,直到喂饱她为止!”眼镜男元滨淫笑着说道,同时挺了挺自己高高撑起的胯下。

  “是啊是啊,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精液射在古蕾菲亚小姐的脸上呢!”

  和尚头松田一脸急色的叫道,然后将从姬岛朱乃的裙下抽出,把湿漉漉的手指放在朱乃的小腹上,猥琐的说道:“而且就算古蕾菲亚小姐想要尝尝其他雄性的精液也没有问题,因为朱乃学姐和伊莉娜酱的肚子里可是装满了其他其他雄性的精液呢!”

  只见姬岛朱乃和紫藤伊莉娜的小腹的确像是怀胎三四个月般微微凸起,并且随着和尚头松田的抚摸,只见姬岛朱乃的小腹渐渐鼓起变大,最后居然变得与怀胎十月的双胞胎孕妇相比都不相上下后,这才停止了膨胀。

  “哦,好厉害,这是怎么做到的?”兵藤一诚不由惊奇的叫道,但却只是单纯的好奇姬岛朱乃的肚子为何会突然变大,对于女性肚子里面装满其他雄性精液,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对方。

  “嘿嘿,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压缩魔法而已,为了不让大肚子妨碍到我们,特意用这个将肚子压缩到稍微鼓起的程度,虽然会让痛苦和便意翻倍,但是朱乃学姐似乎很喜欢呢!不愧是喜欢被虐的抖M 母猪!”和尚头松田淫笑着说道。

  “嗯~啊~是,朱乃我觉得非常舒服呢~好了,松田君快点再把我的肚子压下去吧!啊~”姬岛朱乃脸色绯红,双眼迷离的看着和尚头松田,一边发出妖艳的吐息,一边动情的恳求道。

  “没办法,那就再让朱乃学姐你好好享受一下吧!”和尚头松田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手掌却已经用力的朝下压去,不一会姬岛朱乃刚刚挺着的巨大肚子又变回到刚刚微微凸起的模样。

  就在这时,玄关的门铃响了起来,莉雅丝连忙朝玄关跑去,眼镜男元滨和和尚头松田也放开搂着紫藤伊莉娜和姬岛朱乃的手,然后装模作样的站起身,跟着朝玄关走去,就好像刚才淫乱的对话根本和他们无关一样,只是他们两个胯下那高高撑起的一团却无比醒目。

  打开后的玄关处走进来一个雍容华贵的银发美女,虽然服装和发型与平时不一样,但的确是古蕾菲亚本人,端庄得体的名媛服饰和束起来的头发愈发显露出古蕾菲亚自身成熟美艳的风情。

  “各位贵安。”与女仆时总是面无表情不同,古蕾菲亚脸上洋溢着高雅微笑,礼貌的向众人问候着,充满了让人心折的高贵风度,即使看到眼镜男元滨和和尚头松田两个人下身的丑态,也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容,没有流露出丝毫厌恶的情绪。

  和尚头松田却恬不知耻的凑到古蕾菲亚身边,胯下挺立的肉棒甚至直接顶到大腿上,右手更是无比大胆的在古蕾菲亚的腰臀上来回游走着,满脸淫笑的说道:“嘿嘿,古蕾菲亚小姐还是那么迷人啊,真想看看现在的你被大肉棒肏的时候,和女仆时有没有什么不同呢!”

  “松田先生,你这样和女士说话可是非常失礼的哦。”对于和尚头松田放肆而冒犯的举动,古蕾菲亚仍然只是微笑着说道,一点也没有制止松田不断游走的右手,任由对方最后停留在自己丰满的圆臀上,不住用力揉捏着。

  “啊,对不起,因为古蕾菲亚你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比平时更加高贵优雅,我被迷得只想用大肉棒肏你的小穴,结果都忘了要保持礼仪了。古蕾菲亚小姐你千万不要介意啊,我马上就收拾好!”和尚头松田连忙大声道歉道,但是他的动作却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

  只见和尚头松田双手突然扯住古蕾菲亚过膝的套裙,猛地用力撕扯下来,露出下面白色的丝袜和紫色的蕾丝内裤,然后又将衬衣的扣子全部解开,直接将里面的胸罩脱下拿在自己手中,这才满意的淫笑道:“嗯,现在是不是很得体呢,古蕾菲亚小姐?”

  “是,松田先生,谢谢你了。那么我们也该进屋了,莉雅丝,做为姐姐我可是有很多话要和你说呢。”双腿修长迷人的曲线,以及性感的内裤全部裸露在外,浑圆饱满的玉乳也在衬衣下若隐若现,但是古蕾菲亚却没有觉得觉得有任何不妥,微笑着对众人说道。

  “对啊对啊,快点进去吧莉雅丝,我的大鸡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狠狠地肏干你和古蕾菲亚的骚穴!”眼镜男元滨一把将莉雅丝抱在怀里,掀起莉雅丝裙子,露出下面没有穿内裤并且湿漉漉的蜜穴,随后将手指塞进蜜穴中不住扣挖。

  “嗯~哈~是呢,请进……呼~古蕾菲亚姐姐……啊~”莉雅丝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虽然依旧勉强保持着高雅的仪态,但是说话中却已经不时被自己的娇喘打断,整个人也渐渐软靠在眼镜男元滨身上,一步一步朝房间里挪去。

  对于眼前淫乱的一幕,古蕾菲亚视如无睹一般跟在莉雅丝后面走了进去,这时和尚头松田连忙快步走到古蕾菲亚身后,直接就将自己怒挺的肉棒探进古蕾菲亚的双腿中间,不断摩擦着那滑嫩的大腿根部以及隔着一层内裤的蜜穴,双手还握住古蕾菲亚的酥胸用力揉捏着。

  “唔~”敏感之处被袭击的古蕾菲亚不由发出轻微的娇哼,但是古蕾菲亚非但没有推开和尚头松田,反而愈发收紧双腿,带给肉棒更加紧凑的压迫感,就怎么保持着如此别扭的姿势,缓慢的朝前挪动脚步。

  和尚头松田紧紧的贴在古蕾菲亚的后背上,双手开始来回在古蕾菲亚的娇躯上游走着,几乎完全被大腿夹住的肉棒更是快速挺动着,就像是在肏干小穴一般,龟头渗出的点点精液,将大腿和丝袜濡湿了好大一片。

  这时姬岛朱乃和紫藤伊莉娜也分别快步来到眼镜男元滨与和尚头松田的身边,主动将自己的娇躯靠向两人,嘴中发出动情的喘息,不断用自己那早已淫水横流的蜜处摩擦着元滨和松田的手臂。

  而在最后面,只有兵藤一诚一个人默默的跟着众人缓缓移动,脸上却依旧带着开心的笑容。

  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在眼镜男元滨和和尚头松田的带领下,却足足多花了好几倍的世界,一直到沙发前,和尚头松田才将肉棒从古蕾菲亚的双腿间不舍的抽了出来,一旁的紫藤伊莉娜立刻便将肉棒含入嘴中继续吞吐起来,而洁白的丝袜上已经被精液和淫水弄得湿漉漉的,紧紧的贴在大腿肌肤上。

  看到古蕾菲亚此时一副如此淫乱不堪的样子,却依然端庄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后,眼镜男元滨坏笑着说道:“嘿嘿,好了,古蕾菲亚小姐一定有很多话要和莉雅丝说,我们就不打扰她们两个了。那么古蕾菲亚小姐,接下来就当我和松田不存在吧,你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都说出来哦!”

  “我知道了,元滨先生。”古蕾菲亚的眼神瞬间暗了一下,随即便又恢复过来,只是视线却再也没有落到眼镜男元滨和松田两人身上,即使他们中的一个正搂着莉雅丝亲密的坐在一起,另一个则挺着大肉棒就站在自己面前让紫藤伊莉娜进行口交。

  “那么,莉雅丝,有些事情你可要好好跟我说明一下。在来这里之前,我可是已经听到不少传闻,说是莉雅丝你最近变得非常淫乱,不管对象是谁,只要是雄性都会主动和他们性交,这是真的吗?”刚刚还温柔微笑着的古蕾菲亚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平淡的语气中蕴含着惊人的压力,但前提是无视古蕾菲亚现在那只穿了一件衬衣和沾满精液的丝袜和内裤的淫秽模样。

  “嗯~那……那个是……啊~”莉雅丝脸上露出羞愧的神色,说话也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然后突然大叫了一声。

  只见紧紧搂住莉雅丝的眼镜男元滨将手伸进莉雅丝的双腿间,手指准确的捏住莉雅丝那凸起的阴蒂,猛地用力一捏,强烈的刺激终于将早就异常敏感的莉雅丝直接送上了情欲的顶峰。

  伴随着莉雅丝的淫叫,一道淫水喷泉一般从莉雅丝的蜜穴中飞射而出,刚好洒落在正对面的古蕾菲亚身上,就连脸庞上也溅了不少。

  不过古蕾菲亚却没有擦拭的动作,反而依旧一脸认真的说道:“回答我的问题莉雅丝,你现在是不是比最下贱的妓女还要淫荡?是不是每天都会诱惑不停的雄性,让它们将各种粗壮硕大的鸡巴插进你的小穴,一直狠狠肏干到小穴里面的嫩肉都变成鸡巴的形状,最后直接在子宫里内射,精液多得都让小腹鼓起来,看上去就跟怀孕了一样,对不对?”

  明明是在质问,但是古蕾菲亚话语的内容却变得越来越淫贱,完全没有逼问该有的气势,反而与严肃冷静的语气产生强烈的反差,让一旁的眼镜男元滨和松田心中的欲火愈发高涨。

  “唔~哈~不~不是~听我说~古蕾菲亚……哦啊~”莉雅丝娇喘着试图说些什么,但是眼镜男元滨却完全没有放过莉雅丝的意思,直接将莉雅丝整个人拉到自己腿上,竖挺的肉棒一口气深深顶进莉雅丝的蜜穴中。

  “啊~哦~好棒~啊”莉雅丝顿时语无伦次的大声浪叫起来,浑然忘记了自己正在和古蕾菲亚谈话中。

  “而且还不止小穴,莉雅丝你的肛门和喉咙也都被数不清的鸡巴肏过了吧?

  还有,莉雅丝你每天都只吃雄性的精液,全身上下几乎一直都沾满了精液,远远的就能闻到你身上那股精臭味,让人一下子就知道莉雅丝你是个欠操的骚货。”

  古蕾菲亚浑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话语越发淫贱不堪,更没有在意莉雅丝正被眼镜男元滨肏干得不住浪叫,根本没有理会自己,只是自顾自的说着,看上去十分滑稽和淫靡。

  “啊啦啦,古蕾菲亚小姐你先休息一下,尝一尝莉雅丝和我特意为你准备的饮料怎么样?这可是我们特意用好几种雄性的精液混合在一起,并且用我的肛菊充分加热过的特制浓稠精液哦!我想古蕾菲亚小姐你一定会喜欢的。”

  这是姬岛朱乃微笑着走上前对古蕾菲亚说道,然后将一个装满浓稠不堪汗散发着让人作呕恶臭的半凝固状白浊浓精的茶杯递给古蕾菲亚。

  “谢谢你,朱乃。”古蕾菲亚微笑着点了点头,毫不迟疑的接过姬岛朱乃递过来的茶杯,然后主动将杯子端到鼻下,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无比沉醉的表情,满足的感叹道:“嗯,真的是非常棒的臭味呢,光是闻一下就感觉自己快要高潮了。真不愧是混合了这么多雄性的精液,又经过朱乃你长时间用自己的肛菊加热呢!”

  说完,古蕾菲亚如同享用高品质的红茶一般,优雅的将茶杯送到嘴边,娇艳的红唇微微张启,杯中浑浊不堪的浓稠精液立刻涌入古蕾菲亚的嘴中,然后一口接一口的被古蕾菲亚全部吞咽下去。

  “咕……唔~哈~哦呃呃~~”只见古蕾菲亚一口气将茶杯中的浓精全部喝下,美丽的俏脸上浮现出迷人的红晕,紧接着娇躯猛地一震,一股淫水突然从古蕾菲亚蜜穴中喷出,瞬间便穿透了内裤的阻隔洒到地上,发生淅沥沥的水声,居然就这么直接高潮了。

  “呵呵,看来古蕾菲亚小姐你很喜欢呢,真是太好了。那么请多喝一点吧,我这里还有好多哦。”姬岛朱乃充满大和抚子风情的笑道,接着却掀起自己的短裙,露出下面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蜜穴和肛菊。

  “那我就不客气了。”脸上还残留着高潮红晕的古蕾菲亚将手中的杯子伸到姬岛朱乃的丰臀下,只见一道浓精便从姬岛朱乃的肛菊中喷出,然后准确的落在杯子当中,当杯子快要被装满时,肛菊更是停止喷出,没有半点精液洒在外面。

  古蕾菲亚端着重新装满精液的茶杯,再一次看向正被眼镜男元滨肏干的莉雅丝,严肃的说道:“因为我们吉蒙里家的女性都是以追求雄性的鸡巴和精液为自己的存在意义,不过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随时随地保持自己高贵优雅的姿态,这样才能让周围的异性产生十分强烈的侵犯强暴我们的欲望,更重要的是,能够让那些赏赐给我们美味鸡巴和精液的雄性主人们获得征服我们这种端庄女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所以莉雅丝你现在这种随随便便就让人肏的发情母狗,完全就是对吉蒙里家的侮辱!你知道平时一直高贵冷艳的我在被大鸡巴肏得不断潮吹失禁的时候,那些肏我的雄性有多么性奋吗?喂你有在听我说吗,莉雅……”

  就在古蕾菲亚以异常色情下贱的言词对莉雅丝进行着无比荒唐淫乱的说教时,一直站在古蕾菲亚不远处,让紫藤伊莉娜为自己口交着的和尚头松田突然喘着粗气,一把推开紫藤伊莉娜,挺着自己粗如儿臂的肉棒快步上前,将马眼对准古蕾菲亚的脸庞,猛地喷射出大量精液。

  “咳咳……”被命令看不到和尚头松田的古蕾菲亚猝不及防之下,被一些洒落在鼻腔和嘴中的精液呛得不停咳嗽,俏脸上更是布满了厚厚一层精液,几乎将古蕾菲亚原本的样貌彻底遮住。

  不等古蕾菲亚缓过气,和尚头松田便已经将自己的肉棒插进古蕾菲亚的嘴中,前端的龟头直接顶穿了喉头,一口气深深的插进食道当中,然后只见松田双手按住古蕾菲亚的后脑,便开始凶猛的抽插起来。

  “唔~嗯~莉雅~呃~丝……你~哦~”古蕾菲亚被肉棒顶得不住翻着白眼,连呼吸都无法正常进行,但是却依旧面前维持着端坐的姿势,而红唇则依旧不停张合着,却并不是在舔弄肉棒,居然是在和尚头松田抽插肉棒的同时继续进行着和莉雅丝的谈话:“咕~所以……唔~精液~呕~”

  “哈哈,古蕾菲亚想说的话还真是多呢,看来平时做为女仆的时候积攒了不少怨言啊,以后我们一定会在古蕾菲亚小姐身为女仆的时候,用我们的大肉棒肏得古蕾菲亚小姐一直不停的高潮,根本没有精力再去关注其他事情,这种抱怨一定会少很多吧?还有莉雅丝,古蕾菲亚小姐这么辛苦的在和你说话,你就没有点反应吗?”眼镜男元滨任由跨坐在自己身上的莉雅丝疯狂扭动着娇躯,一边坏笑着说道。

  “嗯~啊~对不起,古蕾菲亚姐姐~哦~我也不想变成这样~但是做为主人的精液便器~嗯~实在是忍受不了大鸡巴的诱惑……哦啊啊啊~”莉雅丝虽然满含歉意的向古蕾菲亚道歉,但是淫乱的娇喘却不绝于耳,跨坐在眼镜男元滨大腿上的娇躯更是疯狂耸动,一次又一次的将肉棒吞入蜜穴之中。

  话还没有说完,莉雅丝就高昂的淫叫一声,又一次到达了高潮,淫水虽然没有像刚刚那么喷溅到古蕾菲亚身上,但也气势十足的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在莉雅丝身下形成一大片水洼。

  “嘿嘿,元滨你说得没有错,以后一定要在古蕾菲亚小姐做为女仆的时候,好好用大肉棒来缓解古蕾菲亚小姐的压力才行啊!哦,要来了,我要射了!”和尚头松田淫笑着说道,然后低吼一声双手死死固定住古蕾菲亚的头部,精液源源不断射入到古蕾菲亚的深喉之中。

  “唔~咳~呕~”古蕾菲亚下意识的吞咽起来,但刚刚还在试图说话的她根本来不及将如此巨大输了的精液全部吞下,不少精液直接从鼻腔中逆流出来,古蕾菲亚也不停咳嗽出点点精液,看上去十分狼狈。

  “啊啦,怎么了古蕾菲亚小姐,好像吐出来不少精液呢。难道说其实不喜欢我特意准备的浓精,刚刚只是强行喝下去,结果现在终于忍不住吐出来了吗?”

  一旁的姬岛朱乃满脸失望的说道,似乎完全忽视了和尚头双腿肏干古蕾菲亚深喉的场景。

  “咳咳……才……才没有那一回事呢!我古蕾菲亚最喜欢精液和鸡巴了,我的喉咙、小穴、肛菊,以及身体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服侍鸡巴和榨取精液而存在的,没有了精液和鸡巴,我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刚刚只是在喝精液的时候,突然有点想让鸡巴一起插进我的嘴里,但是好像妄想过头,感觉真的有鸡巴插进来,结果不小心呛到了,不但浪费了那么多美味的精液,还让朱乃你担心,真是对不起了。抱歉,能麻烦朱乃你再给我添一杯吗?”

  好不容易停止咳嗽的古蕾菲亚立刻歉意的对姬岛朱乃说道,接着将杯子的混浊精液一饮而尽,然后微笑着将茶杯递给姬岛朱乃,动作间蜜穴中不断涌出高潮的淫水。

  “是这样啊,呵呵,没有想到古蕾菲亚小姐你也会幻想突然被男人的大鸡巴插进嘴里口交呢!平时总是一副冷淡沉稳的样子,原来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大鸡巴的淫乱骚货啊!”姬岛朱乃一边再次从肛菊中喷出精液,一边理解的笑道,看上去就像是知道闺蜜某个有趣的爱好一般,前提是无视两女此刻淫贱至极的动作和模样。

  “那当然了,我可同样也是高贵的吉蒙里家女性中的一员!不要看我平常总是严厉冷淡不近人情的样子,其实我脑海里一直都在想着雄性的大鸡巴,乳头和阴蒂也一直都是发情挺立的状态,小穴也总是不停的下意识收缩着,渴望被任何一个雄性那粗壮的大鸡巴捅穿。而且因为淫水一直流个不停,所以我的女仆服下摆和丝袜基本上一直都是湿漉漉的呢!要在不引起大部分人注意的情况下,悄悄让某个雄性发现并且刺激他的欲火,让他忍不住之后来强奸我可是相当费劲的事情呢!”

  “啊拉,那么古蕾菲亚小姐一定很辛苦吧,明明每天看到那么多不同的雄性,却只能幻想着被他们肏干的样子。”姬岛朱乃不由叹了口气,同情的说道。

  “是呢,明明都是非常棒的大鸡巴,我却只能强行忍耐。不过只有这样,那些雄性在终于可以肏我的时候,就可以获得更加强烈的征服感和快感,这才是一个完美的吉蒙里家精液便器应该做到的!像莉雅丝这样总是随随便便被大鸡巴肏,嘴里也一直鸡巴鸡巴说个不停,实在是太有损吉蒙里家的名誉了!”

  古蕾菲亚面带笑容,语气温和而有坚定的说着异常下贱色情的话语,刚刚才射过的和尚头双腿便忍不住抓起古蕾菲亚穿着洁白丝袜的双腿,扯下被淫水浸透的内裤,肉棒狠狠地顶进泥泞不堪的蜜穴之中,一口气将肉棒全部捅了进去,最前端的龟头势如破竹的撞开古蕾菲亚的子宫口,直接插入了子宫当中。

  “啊啊啊~~”古蕾菲亚瞬间张大的红唇发出满含快乐和痛苦的悲鸣,双眼不住上翻着,四肢下意识的紧紧缠绕在和尚头松田的身上,淫水更是以夸张的气势从被肉棒贯穿的蜜穴中飞溅而出,轻松飞跃数米远的距离,洒落在对面的莉雅丝和元滨身上,就如同之前莉雅丝猛烈高潮的翻版。

  “喂喂,松田你这样做的话,古蕾菲亚小姐还怎么教导莉雅丝呢?你看古蕾菲亚小姐已经完全顾不上说话了吧?已经快要晕过去了呢。”眼镜男元滨貌似不满的说道,但是嘴角却挂着一丝淫笑。

  “哈哈,抱歉抱歉,因为我实在是受不了古蕾菲亚那一本正经的淫乱演讲了!

  让我试试看能不能把她叫醒。”和尚头松田一边毫不停歇的疯狂抽动着肉棒,近乎粗暴的肏干着古蕾菲亚的蜜穴,一边猥琐的贱笑道。

  接着便见和尚头松田的肉棒又一次深深插入古蕾菲亚的蜜穴中后,一道耀眼的电光突然从肉棒上闪过。

  “咦唔唔唔~”古蕾菲亚性感的嘴唇传出意义不明的怪叫,口水顺着吐出的香舌不断滑下,一股清澈的水流更是不受控制的从尿道里流了出来,但是古蕾菲亚却完全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倒不如说反而彻底昏过去了。

  “啊嘞,是电流不够强吗?那么再来一次!”和尚头松田颇为奇怪的说道,不过脸上却满是恶作剧成功的神情,紧接着肉棒便又再次发出电光,而且远远比刚才的明亮。

  “呃~~~”古蕾菲亚的红唇再次张大,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有四肢和蜜穴中的嫩肉无意识的痉挛着,带给和尚头松田更加强烈的刺激。

  “哈哈,还不醒吗?没想到古蕾菲亚小姐也会有偷懒的时候呢,那我只好继续电下去了哦!看招!”和尚头松田无比性奋的大叫道,肉棒以更加凶狠蛮横的动作捅进蜜穴,而每一次插入肉棒都会放出比上一次还要强烈的电击。

  在近乎酷刑的淫虐电击下,古蕾菲亚的娇躯就像是离开水的鱼儿一般剧烈抽搐着,清澈的尿水和淫液决堤般疯狂涌出,完全分不出彼此,但一次比一次强烈的电击却也将古蕾菲亚带到一波接着一波,永无止境的高潮地狱之中……***    ***    ***    ***吉蒙里家本宅前的庭院中,古蕾菲亚迎上一辆刚刚驶进来的马车,看着从马车上走下来的男子,语气淡然却带有歉意的说道:“欢迎光临,元滨大人。非常抱歉,因为萨泽克斯大人突然有点急事,所以在萨泽克斯大人回来之前,就先由我接待你。失礼之处,还请元滨大人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能够由古蕾菲亚小姐你这样的美人来接待,对我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意外之喜,又怎么会有什么不满呢?”元滨脸上浮现出猥琐的淫笑,语气轻佻下流的说道,然后快步走到古蕾菲亚身边,直接抓起古蕾菲亚的右手就往嘴边送去,行了一个近乎冒犯的吻手礼,同时视线更是死死的盯着古蕾菲亚高耸的酥胸上。

  “那么请先到城堡里面休息一下吧,元滨大人。”古蕾菲亚丝毫没有在意元滨猥琐无礼的言行,也没有收回被元滨紧紧握住后不停亲吻的右手,只是一脸平静的说道。

  但是元滨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在亲吻了十几下古蕾菲亚的手背后,居然将古蕾菲亚秀美的手指送进嘴中,逐一仔细的舔舐着,直到弄得古蕾菲亚满手都是口水,这才满意的松开双手,对着古蕾菲亚说道:“那就麻烦古蕾菲亚小姐你带路了。”

  “请跟我来。”古蕾菲亚神色淡然的收回自己被口水弄得湿漉漉的右手,也不擦一下,便转身带着元滨朝城堡里面走去。

  元滨紧紧跟在古蕾菲亚身后,双眼色迷迷的打量着古蕾菲亚完美的腰臀曲线,然后贪婪的盯着那浑圆挺翘的丰臀,用力咽了口口水,胯下更是竖起一个巨大的棒状物体,将裤子撑得老高。

  突然,元滨猛地加快脚步,一下子便追上为了带路而放缓速度的古蕾菲亚,整个人几乎完全和古蕾菲亚贴在一起,胯下挺立的肉棒更是直接顶在了古蕾菲亚的圆臀上,哪怕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古蕾菲亚翘臀那无比美妙的弹性,元滨不由舒服的哼了出来。

  古蕾菲亚浑身一震,脸上闪过一丝诱人的红晕,但就再没有半点动作,任由元滨的肉棒在自己圆臀上来回滑动,依旧慢慢的迈动脚步,只是因为元滨紧贴着自己,动作变得十分别扭,看上去就像是被蹩脚的人偶师控制前行的提线木偶一般。

  元滨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从古蕾菲亚身体两侧穿过,落在了高耸饱满的玉乳上,近乎粗暴的用力揉捏起来。

  “嗯唔~”古蕾菲亚忍不住轻哼一声,红晕渐渐在脸颊上扩散开来,在原本冷淡的表情衬托下显得异常娇媚诱人,被大手不断揉捏的双乳乳尖也在衣服上顶出了两个显眼的凸起。

  “啊啦,难道说古蕾菲亚小姐你没有戴胸罩吗?”元滨凑到古蕾菲亚耳边坏笑着说道,说完还猛地张嘴含住古蕾菲亚的耳垂。

  “啊~是,今天……哈~知道元滨大人你要来……唔~就特意不……哦~不戴胸罩了……哈~”耳垂被含住的古蕾菲亚不由大叫一声,之后才娇喘着,断断续续的回答道。

  “哦,是那样吗?我真的是太开心了。古蕾菲亚小姐你居然这么想诱惑我,让我用大肉棒肏你的小穴呢!不愧是欲求不满淫乱放荡的人妻啊!”元滨淫笑着说道。

  “请不要开玩笑了,元滨先生,迎接男性时不穿胸罩可是最基本的礼仪啊。

  身为吉蒙里家的女人,是绝对不会随便用肉体诱惑客人的。不过要是元滨大腿想用大鸡巴肏我淫荡的小穴,不管什么时候,不论什么地点,都可以直接把大鸡巴插进来。”古蕾菲亚虽然脸色绯红,但却依旧一本正经的说道,但是话语的却是那么淫乱不堪。

  “嘿嘿,古蕾菲亚你说得对,你是不会随便诱惑客人,你只不过是一直渴望着被大鸡巴肏的母狗而已。虽然比起淫乱的人妻更下贱就是了,哈哈!”元滨哈哈大笑道,肆无忌惮的侮辱着古蕾菲亚。

  “谢谢你的称赞,元滨大人。”古蕾菲亚却自然而然的将这些侮辱的话语当做赞美接受下来,就这么一边被元滨玩弄,一边前行着,一直走到一间房间前才停了下来。

  “唔~元滨大人……呼~请进……嗯~”古蕾菲亚虽然勉强维持着女仆端庄的姿态,但是通红的俏脸,急促的喘息,迷离的双眼,以及双腿间的女仆裙上的大片湿痕,都说明古蕾菲亚刚刚不知道高潮了几次。

  “这里是哪里?看上去像是谁的卧室呢。”元滨伸手推开房门,看着里面的环境问道。

  “呼~这里是我和萨泽克斯……哈~的卧室,在萨泽克斯大人……唔~回来前,元滨大人你可以……啊~可以在这里休息……哦~”古蕾菲亚十分自然的说道,但是不住娇喘,红晕满面,又倚靠在男人身上的她,看上去就像是背着丈夫偷情的妻子一样。

  “嘿嘿,原来如此,那么我们进去吧,古蕾菲亚小姐。”元滨满脸淫笑的点了点头,便搂着古蕾菲亚走了进去,然后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古蕾菲亚也自然而然的坐在元滨的大腿上。

  接着元滨便将古蕾菲亚的女仆裙撩到腰间,露出下面淫水横流的赤裸蜜穴,早已挺立多时的肉棒一口气就插进蜜穴之中,前端的龟头更是狠狠地顶到花心上。

  “哦啊啊啊~~”古蕾菲亚夸张的大叫一声,娇躯骤然绷紧,被肉棒贯穿的蜜穴中喷出大量淫水,居然就这么高潮了。

  “哈哈,古蕾菲亚你的小穴还真是敏感啊。难道说萨泽克斯大人的鸡巴从来都没有插到这么深过吗?”元滨一脸戏谑的坏笑道,胯下的肉棒一边继续快速抽插,一边用手扯开古蕾菲亚胸口的衣服,张嘴咬住那嫣红的乳尖。

  “咦哦哦~没有~萨泽克斯的鸡巴~嗯~又小又短,每次做爱都很快就射出来了,根本不能满足我,完全没有办法和元滨大人的大鸡巴比~啊~”古蕾菲亚毫不犹豫的说出下贱淫秽的话语,自己的娇躯则开始剧烈颤抖着,刚刚才停止涌出的淫水的蜜穴,又迎来一次汹涌的潮吹,而被元滨咬住后不断吮吸的乳珠也同时流出甘甜的乳汁。

  元滨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奶水,好一会才满意的松开牙齿,从古蕾菲亚沾满口水的丰满玉乳中抬起头来,看着完全沉迷于高潮快感中的古蕾菲亚,突然停止抽插,直接将肉棒从蜜穴中拔了出来,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道:“哦,差点忘了正事,古蕾菲亚小姐,我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帮忙,可以吗?”

  “唔……是……没有问题,请尽管吩咐吧,元滨大人。”只见古蕾菲亚脸上流露出无比失望和空虚的神情,双眼更是饥渴难耐的盯着元滨挺立的大肉棒,但还是跪在地上,娇喘着回答道。

  明明欲火焚身,异常渴望着肉棒,却偏偏又强行忍耐下了的古蕾菲亚,那副痛苦的模样顿时就让元滨再也保持不住表情,坏笑着说道:“嘿嘿放心吧,古蕾菲亚你一定会感到非常快乐的!”

  说完,元滨将右手伸向古蕾菲亚平坦光滑的小腹,在距离蜜穴只有几厘米的地方,用食指轻轻一点,雪白的肌肤上顿时多出了一个鲜红的心形图案,古蕾菲亚下意识的轻哼一声。而做完这一切后,元滨淫笑着推倒古蕾菲亚,双手将古蕾菲亚修长的双腿高高举起,肉棒则朝古蕾菲亚的肛菊插去……在元滨给古蕾菲亚带到卧室大约两个多小时后,卧室的房门再一次被人推开,而站在文外的赫然正是古蕾菲亚的丈夫萨泽克斯,他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

  “抱歉,我来迟了,元滨先生。古蕾菲亚的招待你还满意吧?”

  “当然了,古蕾菲亚小姐的性爱技术非常棒呢,去做公众精液便器的话,一定会大受欢迎的!”肉棒正插着趴跪着的古蕾菲亚肛菊中的元滨,看到萨泽克斯进来后,非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更是肆意侮辱着正被自己肏干的古蕾菲亚。

  “嗯,元滨你满意就好,不是我自夸,不要看古蕾菲亚平时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其实她可是一个随时随地都会发情,无时无刻不再渴望着大鸡巴肏的淫乱荡妇,而那些在古蕾菲亚冷冰冰的眼神下战战兢兢的男人根本想不到,古蕾菲亚其实是在幻想着自己被他们的大鸡巴尽情肏干的场景。结果,古蕾菲亚女仆裙下面的内裤,一直都被不断流出淫水弄得湿漉漉的。”萨泽克斯却微笑着点了点头,一脸赞同的说出更加淫荡的话语,看不到半点愤怒和痛苦。

  “哈哈,没有想到古蕾菲亚你还是这么闷骚的女人呢!要是被崇拜你的人知道了,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吧!”元滨大笑着对胯下的古蕾菲亚说道,同时右手重重的拍打在古蕾菲亚的翘臀上,古蕾菲亚猛地抽搐一下,却只发出一声微弱含糊不清的呻吟。

  “喂,古蕾菲亚,不好好回答元滨大人的话可说非常失礼的哦。”一旁的萨泽克斯对自己妻子被别的男人肆意淫辱视而不见,反而对着古蕾菲亚说道。

  “没关系啦,萨泽克斯大人。因为要知道在这两个多小时里面,古蕾菲亚可是一直处于快要高潮却又被强行终止的快感地狱之中,现在的古蕾菲亚可是只会对男人的鸡巴产生反应呢!”元滨炫耀般的说道,同时轻轻抽动了一下肉棒。

  但是古蕾菲亚却仿佛触电一般,娇躯剧烈的颤动起来,就在她似乎快要高潮的瞬间,阴蒂上突然闪过一道电光,又让古蕾菲亚整个人一下子趴伏下来。

  “嘿嘿,因为一些仰慕古蕾菲亚小姐的低级恶魔很想知道,古蕾菲亚小姐在始终无法高潮的情况下最终高潮时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刚好我也很感兴趣,就在古蕾菲亚身上使用了特殊的魔法,只要她即将到达高潮,就会被电击强行终止。

  在这种明明只差一点却始终无法高潮的情况下,古蕾菲亚现在全身上下都变得非常敏感,可惜这样反而让她更加痛苦了呢。”

  元滨说着,用手指轻轻在古蕾菲亚的大腿肌肤上滑过,古蕾菲亚的娇躯顿时又以微小的幅度不住颤抖起来。

  “哦,原来如此,不愧是元滨先生。”萨泽克斯惊叹道,对于自己妻子早上如此残忍淫乱的对待显得异常平静,看起来反倒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既然萨泽克斯大人你也回来了,那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古蕾菲亚小姐在长时间无法高潮的极限性交下,最终到达顶峰时的样子吧!”元滨淫笑着说完,将肉棒从古蕾菲亚蜜穴里抽出,把趴着的古蕾菲亚整个人面朝上的翻了过来,自己则站在古蕾菲亚的右侧,并且将一个摄像机抛给萨泽克斯,然后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元滨将杯中的红酒倒在古蕾菲亚高耸挺拔的丰乳间,古蕾菲亚也放下女仆裙,用双手紧紧挤压着玉乳,使得酒水在自己深深的乳沟之中汇聚,然后元滨猛地将头凑上前埋进古蕾菲亚的酥胸之间,将这混合了美女乳香的酒水喝了下去。

  当红酒被元滨差不多喝干净后,古蕾菲亚饱满的玉乳上也已经到处都沾满了元滨的口水,元滨这才满足的抬起头,看着脸颊绯红不住娇喘着的古蕾菲亚,突然一口气将遥控器的强度调到了最大。

  “哦啊啊啊~~”古蕾菲亚再也站立不住,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满是淫水的地板上,蜜穴宛如决堤般喷涌出大量淫水,即使有女仆裙的阻拦,仍有淫水穿过衣料飞溅而出,同时还有巨大夸张的哗啦啦声响起,不一会便将地上原本的水洼又扩大了一圈。

  “啊啦真是的,古蕾菲亚小姐你太夸张了,这么简单就高潮成这个样子,可是会让那些仰慕你的人失望的哦。你说对不对啊,匹格先生?”元滨转过头,演技拙劣的装出一副遗憾的表情,对着身旁一位相貌猥琐体型肥胖的男性恶魔说道。

  瞬间,古蕾菲亚如同刚刚从水里捞出的鱼儿一般,娇躯猛地向上弹起,修长的双腿用力的绷紧着,秀美的足趾死死的并拢在一起,白皙的脖颈不断后仰着,使得大部分身躯离开床褥,悬在半空中。

  “咦呃呃呃~~”古蕾菲亚鲜艳的红唇大大张开,从中发出不成语句的呻吟,声音里满含着终于解脱的无上欢愉,口水则顺着嘴角不断滑落,一丝丝白沫也和香舌一起从嘴里吐出,原本明亮的眼眸,此时已经完全翻白,看不到一丝神采,只有大片渗人的眼白。

  同时只见淫水以惊人的气势从古蕾菲亚的蜜穴和尿道中一同喷出,居然飞跃了好几米远,刚好洒落在正对着古蕾菲亚的萨泽克斯身上,而更夸张的是这股如同喷泉一般的潮吹足足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大量淫水直接在地上形成了一大片水洼。

  当高潮结束后,古蕾菲亚的娇躯一下子瘫软下来,看上去连动一下的力气也彻底消失,但是身体还因为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不时无意识的痉挛抽搐着,突然,一道清澈的水流再次不受控制的从尿道里流出。

  元滨看着完全被淫水打湿全身的萨泽克斯,不由哈哈大笑的说道:“哈哈,好厉害的潮吹啊!该说不愧是最强的女王吗?如果是普通的女人,恐怕早就脱阴而死了吧。嗯,拍摄到非常棒的画面啊,我想古蕾菲亚小姐的极限高潮一定会大受欢迎的,你说是吧,萨泽克斯大人?”

  “是啊,古蕾菲亚也一定会非常高兴早就高潮的样子被大家看到的。”萨泽克斯赞同的点了点头,手里的摄像机依旧对准了古蕾菲亚还在失禁中的蜜穴……***    ***    ***    ***在冥界吉蒙里家的一座别墅中,正在举行着一场以轻松舒适为主的宴会,身为魔王路西法和主办者的萨泽克斯被一众宾客围在当中,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而一身女仆服的古蕾菲亚则静静的站在萨泽克斯身后不远,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只要靠近就会发现,一直安静站立着的古蕾菲亚脸上总是挂着宛如情动般的诱人红晕,看上去异常娇艳性感,甚至还有着一层淫靡的光泽,鲜艳的红唇不时发出急促妖艳的魅惑喘息,一阵低沉的嗡嗡声依稀从古蕾菲亚的裙下传了出来,在她站立的地板上更是有着一大滩水迹,同时还在一点一点的朝外扩张。

  “晚上好,古蕾菲亚小姐,你还是那么漂亮呢。”这时,元滨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轻轻举了举右手拿着的酒杯,微笑着古蕾菲亚说道,但是他的眼中却全然没有一丝尊敬,有的只是赤裸裸的淫欲。

  “晚上好,元滨先生,感谢你能前……唔呃~”古蕾菲亚看到走过来的元滨后,立刻微笑着鞠躬行礼道,但是最后却十分失礼的突然发出一声怪叫,整个娇躯突然剧烈颤抖起来,女仆裙下原本若有若无的嗡嗡声瞬间变得十分响亮,同时还传来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直接将大片布料濡湿,使其紧紧贴在古蕾菲亚修长的双腿上,显露出那迷人的曲线。

  “嗯,看来古蕾菲亚小姐你有好好的把我送给你的按摩棒插在小穴里面呢,这样我就放心了。啊,不过古蕾菲亚你不会怪我突然把震动频率加快吧?”元滨一边坏笑着说道,一边掏出放在口袋里的左手,而在手心中正握着一个遥控器。

  “唔~当然不会……因为古蕾菲亚我可是一条随时随地都在发情,每时每刻都渴望被大鸡巴肏干小穴和肛菊的淫乱母畜,能够在身为主人的元滨先生赐予的按摩棒下高潮,可是无比光荣的事情!”古蕾菲亚勉强站直娇躯,不过仍时不时的轻颤一下,接着便看到她用双手将湿漉漉的裙摆高高拉起,一直提到自己的腰间。

  只见古蕾菲亚修长健美的双腿上穿着的深紫色吊带丝袜,早已经完全被淫水打湿的超薄丝袜变得半透明起来,隐约可以看见下面大腿那光滑娇嫩的肌肤,而在双腿间的蜜处则看不到内裤的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两根硕大的按摩棒,正分别插在蜜穴和肛菊之中剧烈震动着,淫水在按摩棒的压榨下源源不断的流出。

  “哈哈,是呢,我差点都忘了古蕾菲亚你可是最喜欢鸡巴和精液的淫贱肉便器呢!”元滨忍不住大笑着说道,然后伸手粗鲁的扯开古蕾菲亚胸口的衣服,使得古蕾菲亚那浑圆饱满的玉乳裸露在空气中,而在嫣红的乳尖上有着一个小巧的金色乳环。

  只见元滨将杯中的红酒倒在古蕾菲亚高耸挺拔的丰乳间,古蕾菲亚也放下女仆裙,用双手紧紧挤压着玉乳,使得酒水在自己深深的乳沟之中汇聚,然后元滨猛地将头凑上前埋进古蕾菲亚的酥胸之间,将这混合了美女乳香的酒水喝了下去。

  当红酒被元滨差不多喝干净后,古蕾菲亚饱满的玉乳上也已经到处都沾满了元滨的口水,元滨这才满足的抬起头,看着脸颊绯红不住娇喘着的古蕾菲亚,突然一口气将遥控器的强度调到了最大。

  “哦啊啊啊~~”古蕾菲亚再也站立不住,整个人一下子瘫倒在满是淫水的地板上,蜜穴宛如决堤般喷涌出大量淫水,即使有女仆裙的阻拦,仍有淫水穿过衣料飞溅而出,同时还有巨大夸张的哗啦啦声响起,不一会便将地上原本的水洼又扩大了一圈。

  “啊啦真是的,古蕾菲亚小姐你太夸张了,这么简单就高潮成这个样子,可是会让那些仰慕你的人失望的哦。你说对不对啊,匹格先生?”元滨转过头,演技拙劣的装出一副遗憾的表情,对着身旁一位相貌猥琐体型肥胖的男性恶魔说道。

  “嘿嘿,才没有那回事呢。古蕾菲亚夫人居然是这么渴望大鸡巴的淫乱人妻,可是更加让我欲火高涨,恨不得现在就在古蕾菲亚的丈夫——魔王萨泽克斯大人面前,直接把我的大鸡巴插进古蕾菲亚的骚穴,狠狠地来上几十发呢!”匹格一边淫笑着说道,一边甩了甩胯下高高撑起的肉棒。

  “这当然没有问题,你说是不是啊,萨泽克斯大人?”元滨坏笑着看向另外一边早就看到自己妻子被其他男人当众淫辱玩弄,却除了依旧满脸微笑外,再没有其他反应的萨泽克斯,故意开口问道。

  “嗯,是啊。要是匹格先生你不嫌弃的话,请务必用你的大鸡巴狠狠肏翻我妻子古蕾菲亚的小穴和肛菊。而且如果匹格先生你愿意,以后还请把古蕾菲亚当做自己的公众性处理厕所,让你的亲朋好友一起不分昼夜的尽情轮奸古蕾菲亚,不要让她有一点喘息的时间。”萨泽克斯微笑着点了点头,语气温柔的说出无比淫虐的话语。

  “哦,那真是太谢谢你了,萨泽克斯大人!”匹格一脸性奋的叫道,脸上挂满了下流的笑容,快步走到躺在地上的古蕾菲亚面前,抬起脚踩在古蕾菲亚丰满的酥胸上,一边用力踩压,一边淫笑着说道:“嘿嘿,听到了吗,古蕾菲亚夫人?

  你自己的丈夫亲口说让你成为我的性处理公厕了哦,你高兴吗?”

  “啊~我好高兴~能够成为匹格主人的性处理公厕~对于身为肉便器母畜的我来说真是无上的光荣~感谢匹格主人你愿意享用古蕾菲亚淫乱的小穴~古蕾菲亚我真是太幸福了~”古蕾菲亚脸上露出无比满足喜悦的笑容,双手更是捧住匹格踩在自己丰乳上的大脚,主动吐出香舌舔舐起来。

  “说得真不错,古蕾菲亚!那么做为奖励,就让你现在帮主人我处理性欲吧!”

  匹格再也忍耐不住的吼叫道,裤子都来不及脱,直接将自己粗肥的肉棒掏了出来,随手拽出蜜穴中还在不停震动的按摩棒,然后一口气将肉棒深深地插进古蕾菲亚的蜜穴中。

  “哦哦~好棒~啊~好大~好深~哦~匹格主人的大鸡巴~好厉害~嗯~啊~好舒服~呃哦~花心~被顶到了~啊啊~”古蕾菲亚淫荡的放声浪叫真,修长的双腿死死的缠在匹格腰间,仿佛要让肉棒一直停留在蜜穴里面一般。

  匹格快速的挺动着肉棒,以他现在那趴伏着的痴肥体型,看上去就如果一头发情交配的公猪一样,但是这头公猪的交配对象却是古蕾菲亚这样成熟美艳的绝色少妇,强烈的反差愈发刺激着匹格心中的邪火。

  “哼哧哼哧……不行了,我要射了!接好主人的精液吧,肉便器母猪古蕾菲亚!”抽插了数百下后,匹格突然大吼一声,下身用力一顶,将肉棒完全插入蜜穴中,龟头死死的顶在古蕾菲亚的花心上,随即从马眼喷射出炙热浓稠的精液。

  “咦哦哦哦~去了~啊~古蕾菲亚也要去了~”古蕾菲亚双手紧紧搂住匹格的脖子,整个娇躯不住后仰,平坦的小腹仿佛气球般缓缓鼓起,被肉棒堵住的蜜穴只是渗出丝丝混合在一起的混浊的精液和淫水,而一道清澈的水流则从尿道激射而出,与此同时嫣红的乳珠也喷射出大量香浓的乳汁。

  匹格含住古蕾菲亚的乳尖,满满的吞了一大口乳汁,这才将自己的肉棒从蜜穴里面拔了出来,拔出的瞬间更是发出一声“啵”的响声,大量混浊不堪的淫水精液不断涌了出来,古蕾菲亚的娇躯下意识的又抽搐了一下。

  看着浑身沾满淫水瘫软无力的古蕾菲亚那副慵懒淫靡的模样,匹格的欲火又开始蠢蠢欲动,刚刚才射过的肉棒再一次变得坚硬起来,就在他打算再狠狠肏干古蕾菲亚一番时,元滨却笑着拦下了他。

  只见元滨指了指周围不知何时聚拢起来的男性恶魔,笑眯眯的说道:“等一下,匹格先生,虽然我很理解你急切的心理,但是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其他的客人可还等着古蕾菲亚小姐的接待呢。暂时先忍耐一下吧,匹格先生,之后的宴会才是,不是吗?”

  “哦……啊,我知道了,接下来才是正餐呢。”匹格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最后又伸手用力揉了下古蕾菲亚的玉乳,这才依依不舍的提好裤子站到一边。

  “呼~哈~那么失礼了,我先去换下衣服……唔~”高潮中的古蕾菲亚勉强站起来,向着元滨和匹格微微鞠躬道别,弯腰时又有不少精液从蜜穴中倒流出来,古蕾菲亚就这么一路撒着精液和淫水离开了会场。

  “好了,那么我们也该前往正式的宴会会场了。萨泽克斯大人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元滨脸上带着满含深意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说道。

  “啊,你们先过去吧,我还需要招待客人。”对于元滨意味深长的话语,萨泽克斯则依然保持着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有变过的爽朗笑脸回答道。

  “呵呵,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萨泽克斯大人。”元滨礼貌的点了点头,带着身边一脸急色的匹格和其他同样满脸淫笑的男性恶魔,朝着古蕾菲亚刚刚离开的房门走去……